前海刊物- 内容详细
关于P2P的法律定位及制度完善的思考

 

所谓P2P,是英文Peer-To-Peer的缩写,意即“个人对个人”。其典型的模式为:网络信贷公司提供平台,由借贷双方自由竞价,撮合成交。P2P的成立起源是借款方为了获得借款而在互联网上发布消息,进而找到出借人,双方谈好借款条件及还款方式的一种网贷的形式。但由于借方和贷方由于信息面的狭窄或信息发布的范围小,往往难以有效率的达成借款事项,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这样一批网上中介,他们提供网上平台,撮合借方和贷方达成借款合同,从中收取服务费用。从融资借贷和社会成本上来看,这本来是利于财富资源的有效配置的低成本,高效率的工具。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只要各方面要素是清晰的,就属于正当的从法律本质上看,这种借贷及中介的形式从本质上是借款法律关系及中介服务法律关系。在我国,从国家对金融行业以及中介行业的管理上来讲,一直是政府管控的范围,并予以进行对其的运营管控的。

我国网贷目前的行业现状基本上是无门槛的,也没有相关部门或法律法规对此进行专门的规定。国家允许该平台的出现,没有一棍子打死,本身已经是法律上及金融制度上的一种突破。网上寻找出借人及借款人,从法律上来讲,属于私人自助式行为,只要不存在诈骗意图,本身来讲无可厚非。但是,提供融资平台并收取服务费用,在我国法律来讲,法无明文规定。但从刑事立法中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非法集资罪”“非法经营罪”的设立,其罪名罪状无不为该行业的发展蒙上一层阴影。而自从部分骗子及非法集资者瞄上这个平台,利用法律的一些漏洞,使得这个平台的发展出现了其不应有的一些乱象。

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大量投融资广告信息通过网站、论坛、微博、邮件等网络渠道发布,加快了传播扩散。互联网金融概念的兴起,利用互联网技术进行资源的有效配置,减少中小企业的融资负担,已经变成一股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然而,鉴于目前P2P的网站借贷发展迅猛,新开设的P2P借贷网站数量和贷款规模迅速飙升。已屡屡出现兑付危机、倒闭、卷款跑路现象似乎又决定政府要插一把手来进行监管。然而,真的用得着政府的监管吗?众所周知的是,权力的介入必然会引发新的腐败“寻租”。我们再回来看看,对于目前的网上金融大鳄余额宝来说,其出身于互联网金融,并轻易成为这一领域的老大。除了垄断行业的银行出面反对以外,至今依然良好运营。但是,也要看到,余额宝的利息也在下降,而我们的大部分P2P们,利息是10%以上,而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干的,低利息又高稳当的,都让“宝宝”拿走了,他们只能针对偏好高风险的人群。“高利润陪伴着高风险”,这是市场百颠不破的真理。一部分人为了追求高利润而去追求比较高风险的投资,是伴着这部分人对于风险的喜好来进行的。如果要降低风险,则可以顺应市场需求,推出相应的风险评估机构和风险控制机构,然后再设计成相应服务,给相关投资者提供服务就可以了。中国人玩市场,往往不愿意遵守规则,各种手段无不用至极致,一出事就想着政府出面干预,似乎政府一出面什么事就给摆平了,实际上妨害了行业长期有序的健康发展。

随着网络金融的进一步发展,网贷衍生出了“专业放贷人与债权转让结合”的多种新型式,归纳起来有以下四类:(一)担保机构担保交易模式。此类平台作为金融信息服务中介,不吸储,不放贷,由合作的小贷公司和担保机构提供本金担保,例如红岭创投等;(二)P2P平台下的债权合同转让模式的宜信模式,宜信利用资金和期限的交错配比,一边吸引资金,一边发放贷款获取债权。(三)大型金融集团推出的互联网服务平台,这是传统金融业向互联网布局。如平安银行的陆金所等。(四)以交易参数为基点,结合O2O(将线下商务的机会与互联网结合)的综合交易模式,如阿里小额贷为电商加入授信综合体系,对贷款进行整合处理。因此,不管金融大鳄或者资金小众参与者,对于互联网金融是青睐有加的。

我们回头看看P2P开始纳入政府管理视线以来, P2P具体部门是银监会。银监会近期表示:P2P要明确四条底线:一是要明确这个平台的中介性质,二是要明确平台本身不得提供担保,三是不得将归集资金搞资金池,四是不得非法吸收公众资金。从具体行为上看,主要分为三类:第一是搞资金池,一些P2P网络借贷平台通过将借款需求设计成理财产品出售给放贷人,或者先归集资金、再寻找借款对象等方式,使放贷人资金进入平台账户,产生资金池。第二种情况是,一些P2P经营者,没有尽到借款人身份真实性的核查义务,未能及时发现甚至默许借款人,以多个身份的名义在P2P网站上发布大量虚假借款信息,向不特定多数人募集资金,用于投资房地产、股票、债券、期货等,有的直接将非法募集的资金高利贷出赚取利差。第三是,个别P2P经营者,发布虚假的高利借款标的,以募集资金,采取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模式,短期内募集大量资金,有的用于自身生产经营,有的甚至卷款潜逃。

但我们回过头来看,这几项规定看起来很容易,但执行起来非常困难。银监会作出这番指示是四月份的事情,但时至六月份,仍不见具体的操作措施出台。其实,政府管理不如民间自行完善。建立完善的交易制度,引入律师、会计师及征信平台,扩大信息公开范围。将更有利于行业的进一步发展。(本文作者:黄汉伟律师)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11-2020 广东前海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区中区科研路9号比克科技大厦2001—A室  电话:0755-86331083;传真0755-86331423
技术支持:黑羽网络